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蛋糕〕Chocolate Krantz Cake

買了個新的麵包模, 給它剪綵的不是麵包, 而是蛋糕 Chocolate Krantz Cake。 

Chocolate Krantz Cake 應是兩年前烤烘大賽 (Le Meilleur Pâtissier) 的技術挑戰。 當時我都試過跟著做。 有天又想起它, 還特意找來評判 Mercotte 的食譜來試做。 不過為了遷就專員, 我把黑朱古力換成了牛奶朱古力, 同時減少了砂糖的份量。

雖說是蛋糕, 其實貼近 brioche 多一點。

Mercotte 介紹 Krantz Cake 時說它是東歐猶太傳統食品, 靈感來自波蘭的 Babka Cake。 Babka 解作祖母或是年老婦人, 蛋糕上的波浪紋像似裙子上的裙摺。

有說在美國, 它會喚作 Chocolate babka。 不知道在美國的朋友可以指教嗎?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親子時刻

同樣是親子時間, 少爺和 Rouquin 的需要各有不同。
 

Rouquin 雖是一名嗲精, 卻不愛坐在我們的大腿上, 即使我們把他放腿上, 不出三秒便逃跑。 他只會坐在我們旁邊, 然後就會抓我們的大腿, 呼嚕呼嚕, 不久就去會周公。
 

少爺不像 Rouquin 那樣黏人。 要是少爺喜歡的話, 就會主動跳上來, 而且喜歡跟我們面對面, 四目交投。  最奇怪的是, 如果 Rouquin 在一旁, 無論我們怎樣撫摸他, 即使搔他最喜歡的下巴, 他都不會呼嚕呼嚕。 那是因為要在 Rouquin 面前逞強嗎?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洋蔥豬扒

曾幾何時, 跟阿蘇學煮的洋蔥豬扒, 當時我還未是煮飯人, 現在這道家常菜在我家老是常出現。
 


那時候, 日日做到無停手, 幸好有老媽照料三餐, 老套也要說一句「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到了這裡, 我就體驗到阿蘇所說的「唔煮無得食, 煮就好難食」, 但是總不能每天待專員回來當大廚吧, 實在過意不去啦。  專員現在間中仍會取笑我當年最擅長煮辛辣麵。😬
 

還記得在這第一次做的蛋糕是 Yogurt Cake, 某人那說是兒童班水平。 第一次焗的麵包硬似石頭。 有次翻看自己的網誌後, 我跟專員說不明白為什麼以前的製成品外在平平無奇, 我卻有勇氣跟人家分享, 哈哈。 
 

我不是說我現在是廚藝高手, 只是可以跟街坊分享, 他們都喜愛吃, 我已經心滿意足。 這還不是多得老媽的熱線支援及很多人在 YouTube 的無私分享。 最近參加了個網上課程, 講者說懂得接受失敗是很重要。 正如 Jared Leto 所言 "Try and fail, but never fail to try."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麵包〕Baguette Viennoise 維也納麵包

繼續修煉烘焙大法...
 

是回挑戰 Baguette Viennoise 維也納麵包, 參考了《法國麵包基礎篇》內的食譜。 食譜中使用了法國T55麵粉及高筋麵粉, 我這位不聽話的學生卻全用上了T55麵粉。
 

依照食譜可做出3個維也納麵包, 我卻用了麵團的三分之一來做朱古力粒麵包。 老師遇到我這位不聽教的學生, 不知道會不會當場吐血呢?  😁 

我拜託專員幫忙在麵團劃紋, 結果他在每個麵團上劃了兩刀便收工大吉, 還堅持 baguette viennoise 就是甜麵包以法包造型出場而已。 😕
 

儘管外觀未如我意, 麵包卻合我的口味。 麵包質感類似 brioche,  而且我更喜歡那些有朱古力粒夾料的小麵包, 證明我真的是情迷朱古力。 



不過沒有嘗試, 又怎會知道如何改進呢? 😏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飛碟瓜

飛碟瓜, 英文名為 pattypan squash, 法文就是 pâtisson。 根據網上資料, 飛碟瓜「又名碟瓜、碟形瓜、齒緣瓜、扁圓西葫蘆,為葫蘆科南瓜屬美洲南瓜的一個變種。其果實既可以觀賞,又可以食用,是一種難得的現食兼用園藝植物」。


我一直沒吃過它, 不知道味道如何。 在網上找到的食譜, 不外乎焗釀, 又或是煮湯。 最惱人的是專員不大喜歡吃它。如果弄得不好, 最終要我盡一人之力消滅, 可不是件易事。 😓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肉醬意粉

鄰居送了些蕃茄過來。 除了蕃茄, 還有青瓜和飛碟瓜, 全部都是來自她家兩老的後院。 我家花園的蕃茄也時有結果, 再加上人家送來的, 實在頗多, 總不能每天都吃蕃茄沙律吧。😀 

趁著它們還沒有壞掉, 趕快煮個蕃茄肉醬, 然後放入雪櫃。 中午肚子餓時, 就拿出來翻熱, 成了我的一人午餐。 



我可沒過飛碟瓜呢, 大家可有些好煮意呢?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相框

見到網友談起遠古沖印店的廣告, 我又想起幾年前的一件事。
 

當時我休假過來, 到了專員家, 安頓行李後, 便懶洋洋地躺在梳化, 抬頭一望, 在牆上掛起了旅行時的相片, 其中一張是我的大頭照, 至少是12"x18"。  What a Surprise!!!   
 

可惜最大的敗筆在於相框的顏色。 看下方的圖片, 大家應該可以想像究竟是什麼回事。😆

我相信那時我的表情跟它沒兩樣。

現在那些相片還掛在牆上, 我也從來沒投訴過顏色的問題。   當年的一份心思 (現在就別奢望啦 😏), 何必要去潑冷水呢, 甚至將來更可以省下一重功夫。😃